不安的山谷.jpg

前陣子讀完 Philip Shishkin 著,吳緯疆 譯的「不安的山谷-中亞,小國政治的悲劇」(Revolution, Murder, and Intrigue in the Heart of Central Asia) 八旗文化,2015。

這本書聚焦在21世紀第一個12年的吉爾吉斯(主要)、烏茲別克(次要)兩國,或說圍繞在費爾干那山谷(塔吉克著墨不多)的政治變遷。作者的文筆和敘事非常引人入勝,但讀之讓人心情灰暗,特別是和較熟悉的地區、歷史交互對映更是如此。

簡而言之,這地區除了自古以來是往來要衝外,從帝俄至史達林時期的移民、住民遷徙和農業政策、劃界等更是讓它異常複雜。蘇聯瓦解,各共和國獨立後,吉爾吉斯原為民主制,但物理學家出身的總統逐漸走向獨裁,2005年鬱金香革命選出的新政府以更快的速度腐化,2010年後再次發生革命。烏茲別克則是獨立以來都由相同的獨裁政府統治。

吉爾吉斯的政治人物/局勢大概佔了四分之三強的篇幅,從政治人物/市井小民的經歷、訪談,看到政府領導人逐漸集權、集錢的過程中的鬥爭、親族朋黨、錢權掛勾的跨國經濟犯罪、操控行政/情治/警察/司法系統還有黑道對付政治對手乃至平民,當然也利用美俄在附近各自的戰略意圖見縫插針。即使獨裁政權垮台,其後遺症如族群猜忌、政府對地方的掌控薄弱、公權力系統腐敗隳壞、舊體系對金融/經濟的損害和特權... 等等仍是困難的考驗。

我個人強烈推薦這本書給對現代社會政治歷史有興趣的朋友,特別是理論思想還有浮面化報導讀多的朋友,來看看真實的人的故事。


這書中有個讓人感觸良多的敘述:「好沙皇」是早年俄羅斯中低階層人民常有的想法,意思是遭地主官吏資本家欺壓等等問題,都是統治階層裡中低層的問題,深宮中被蒙蔽的沙皇並不知道,如果有機會能上達天聽,沙皇一定會秉持慈悲正義地處理。蘇聯成立後,飽受不當計畫經濟、政治整肅、集體農場之苦的人民仍然普遍報有此種想法,「如果史達林同志知道....」

以局外或後見之明來看,這其實是個騙局,把少數最高層從整個結構的問題中切割出去、漂白,讓執行以及體察上意的機構、下屬扮黑臉,讓處於悲慘境遇中的人還能保有一絲希望,還有忠誠信仰...

前幾天看新聞,普亭總統顯然深諳此道,開 call-in 節目親自解決觀眾的問題   http://a.udn.com/focus/2016/04/17/20041/index.html   俄羅斯媒體的評論「心理療法、泣訴心事的窗口,沒什麼比靠在普亭肩膀上哭訴還要好」、「在一般人的感覺裡,總統與令百姓不滿的其他政府機構畫清界線。確實有部長或官僚怠忽職守,而總統負責安慰百姓,這樣百姓就不會問更多沒有必要的問題」

FB中沒寫的,人性總是人性,不管血統、地域、國籍、信仰、文化,在很多更根本的特質上仍是相同的,這種統治手法還有底層小民的心理,古今中外都是幾乎一樣的,所差之處只是統治者的包裝技術益加精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chs 的頭像
Luchs

Granary watched by Bastet

Luch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