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幾天美國化學會 ACS 的 Chemical and Engineering News 網站上的一篇 文章,大意是美國一位科學作家的9年級孩子,進入耶魯大學的研究室接受指導、做實驗、以其成果參加白宮科學獎一事。讀者中有人認為這是明顯的「特權」。

這類問題應該永遠沒辦法有定論,我和我的師長友儕學生對此的想法也是南轅北轍,儘管我自己在高中時曾參加過一些特別的科學教育培訓,目前工作也接觸過一些,但我基本上是抱審慎,有點懷疑的態度,但很肯定某些個案。

首先,在基礎義務教育以外,進入發展專門才能的階段,特別是對個人能力和性向要求多、培養成本高、耗時長的知識或技能,教育有點像賭博,有投資變打水飄是普遍的事,此時能發掘成功可能性較高的學生投注更多資源是非常合理的做法,在某些社經階層,或父母是某方面專業人士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在平均能力以及特定領域上有較佳的發展或興趣是很自然的,基於專才(當然不限於科學)培養的特性,特殊待遇甚至像引文中所謂的「特權」,從「公平」上來說雖然有缺憾,但從結果的期望值上來看,某種程度是可以被接受的,至於可接受的程度是畫在哪邊,價值判斷就因人而異了。
但這種教育問題並不會這麼單純,我自己的簡單分析是這樣的:

Luc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安的山谷.jpg

前陣子讀完 Philip Shishkin 著,吳緯疆 譯的「不安的山谷-中亞,小國政治的悲劇」(Revolution, Murder, and Intrigue in the Heart of Central Asia) 八旗文化,2015。

這本書聚焦在21世紀第一個12年的吉爾吉斯(主要)、烏茲別克(次要)兩國,或說圍繞在費爾干那山谷(塔吉克著墨不多)的政治變遷。作者的文筆和敘事非常引人入勝,但讀之讓人心情灰暗,特別是和較熟悉的地區、歷史交互對映更是如此。

Luc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