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80209.jpg

提早讀完--讀之欲罷不能的新年讀物,Valerie Hansen 著,吳國聖、李志鴻、黃庭碩 譯,「絲路新史」(2015,麥田出版)。原著是2012出版,應該算是目前嚴肅一點的大眾讀物中資料最新的。

封底的簡介把本書說明得很清楚 「...絲路究竟是怎樣一條路?答案絕非- 漫天塵沙中,載滿絲綢的沙漠駱駝商隊艱辛跋涉,從中國一路搖搖晃晃到羅馬」「...出土文書與文物證明絲路貿易規模很小,而且經常是地方性的。不過,儘管商業行為有限,但隨著難民、藝術家、工匠、傳教士、搶匪與使節嚴不同的路線穿越中亞,東西文化交流確實發生,其中最具影響力的媒介是難民。...」

Luch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60203_145339.jpg

剛讀完的好書,杉山正明 著,黃美蓉 譯,「遊牧民的世界史」(2013台版)。
雖說是處理橫亙歐亞大陸草原地帶的歷史,但在空間上主要著墨於中央歐亞草原東半部--以蒙古為中心,從中國東北、華北內蒙到天山南北,時間上聚焦於從匈奴帝國到忽必烈時期的蒙古帝國。
雖然之前讀了一些西亞中東的歷史讀物,逐漸把視野往中亞擴展,這本400頁的書對我的啟發相當的大,過去讀的書籍,無論是課本還是一般讀物,多是簡單將半乾燥/乾燥氣候區的人群視之為「蠻族」、「暴力」、「文明破壞者」,作為自身--特別是定居農業型態的鮮明對比。當然只要稍微想一想,這樣的說法實有不少破綻,從最根本上來說,因為地理氣候因素造成的生活形態與文化差異,本來就是漸層而不是對比分明;人群也是不斷分分合合,產生、擴散、消失的。
回過頭看看我中學時的歷史教材(我的歷史分數向來不錯,應該是當時的記憶能力的還不差),在敘述和北方、西域、「外族」之事上還真是非常非常地「中原漢族(?)上層士大夫」中心的史觀,我不曉得現在的中學歷史教材是否還是如此。我不是歷史或教與相關背景者,但以我個人的觀點,應該是站在稍微遠一點的距離,儘量廣採各家之言,當然我也知道,仍有些歷史/教育領域的人,認為歷史教材還是應該為國族建構(其實他們最清楚國族這玩意兒是近期人為刻意塑造出來的)服務,前兩年南韓社會為此事吵得很兇。
至於近期常有文章說「元、清不是中國的朝代」、「唐朝皇帝是XX族的所以OO##」,在我看來,是極端狹隘的現代漢族沙文主義,硬將現代民族國家的概念套上去的,不足取也。

Luch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